首页 楚辞正文

赴美就医 约翰霍普金斯医院专家团队成功治疗儿童脑瘤(转载)

wangchaowh 楚辞 2021-06-11 07:30:02 10 0

  赴美就医 约翰霍普金斯医院专家团队成功治疗儿童脑瘤

赴美就医 约翰霍普金斯医院专家团队成功治疗儿童脑瘤(转载)

  医学专家智囊团队共同消灭脑干肿瘤

  本季最后一场曲棍球比赛时,13岁的Dillon Simmons用最后一个蜂鸣器击打冰球后挣扎着站起来。他的父母怀疑他得了脑震荡,开车将他送到福罗里达州迈尔斯堡他家附近医院的急诊部门。Dillon做了脑震荡筛查,但是他妈妈Denise Simmons问医生是否需要为Dillon拍一个脑部的片子,她说Dillon最近走路时易往一边倾斜。

  她说:“感觉情况有些不妙。”确实如她所料,一个小时后他们一家人在片子上看到Dillon大脑里的肿瘤有高尔夫球那么大。

  Denise Simmons说:“很明显,脑瘤在他脑干的正中间。”

  当地的急诊部门给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的一个附属医院打电话,医院要求Dillon立即乘飞机过去做诊断。在那里,Dillon做了更多的脑部扫描和切片检查。儿科神经外科医生们诊断Dillon的脑瘤为低级多囊星形细胞瘤,建议由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的儿科神经外科医生George Jallo为Dillon做手术。

  心有余悸的Denise Simmons回忆道:“神经外科医生说:‘我虽然希望告诉你别担心,但它的确超出了我的能力。因为只有Jallo博士可以取出这个脑瘤。’”

  片子送给巴尔的摩的Jallo后,Denise Simmons打电话到Jallo的办公室, Jallo听到她的焦虑后说:“我完全相信我有能力完成这个手术。我做过很多这样的手术。如果Dillon是我的儿子,我也愿意自己来完成这个手术。”

  Simmons说:“听到他这样说,我才松了一口气。”

  Dillon只有一个问题---他是否还能打曲棍球。Jallo说:“当然可以。”但是Jallo知道要达到预期的结果并不像在公园散步那么简单。他也知道作为一名儿科神经外科医生,让Dillon继续回去打曲棍球也并非他一人能完成。

  专家团队

  Jallo加入了一个由儿科神经外科医生、神经外科医生、神经肿瘤医生、放射肿瘤医生、放射科医生以及其它专科医生组成的专家团队。在早上7:30,儿科神经外科医生Cohen说:“我们开始吧。”一个Dillon脑部黑白扫描图片迅速地出现两个大屏幕上。然后,整个会议室活跃起来。

  Dillon脑干肿瘤长在大脑的危险部位。在其它生命机能中,脑干控制着人的呼吸和心率。对这个肿瘤要做出全新的考虑,因为没有一个临床医生知道如何去切除它。只有经过无数次的讨论,才定下治疗方案。

  通过多学科间的相互交流,一个被大家共同认可的治疗方案产生了。

  “当我们给病人及其家属提建议时,这个建议中还隐藏着20多个不同的选择,”Cohen说:“脑瘤数据管理中有许多微妙与艺术之处,因为许多肿瘤不需要限定性标准的护理,因此我们有义务汇集我们的集体智慧。

  “拥有的智慧越多,我们才能制定出更好的治疗方案,”Jallo补充道:“它就像一个智囊团。”

  全体委员们反复强调这个智囊团工作模式非常重要,因为恶性肿块在脑干的功能位置上生长。Cohen解释道,好消息就是这些肿块是级别很低的肿瘤,外科神经医生可将其切除。

  但是,其它的肿块,在脑干可手术的位置,像中脑或脑髓,更具有侵犯性,级别也更高。需要化学疗法和(或)放射疗法协助手术。这就是Cohen所谓的“大恶性肿瘤,”或叫神经胶质瘤,它的侵犯性非常强,可深入至脑桥。马蹄形状的大量横神经纤维连接在脑髓和小脑之间,它对运动控制非常重要。这是脑干的固有资产,必须手术,就此而言,任何干预性治疗方法都是无效的。

  “近2/3的脑桥上长有肿瘤,你不可能切除脑桥。”Cohen说。

  Dillon的肿瘤长在脑髓里,且扩至脑桥的一端,一旦扩散,就需要手术,Jallo会给他安排手术时间。

  病人

  当Jallo为手术做准备时,Dillon因面部神经瘫痪在儿童医院接受物理治疗,他左边身体麻木,右边身体的感知能力也很弱,可能是切片检查时损伤到了神经。Cohen和Jallo指出切片检查中脑神经受损是不可避免的,并补充道大部分病人会完全恢复。

  Dillon好像很确信这点,因为他的右边身体已经完全恢复,左边身体貌似在恢复中。

  “当我们试图安慰他时,他看着我们说:‘不用担心,我很好。’他这是暴风雨中的安静”Denise Simmons说。“他喜欢有趣的事情,他是一个话不多但非常好的孩子。”

  她也尽量保持镇定,但她内心自然与Dillon的诊断证明和接下来的手术斗争着。他对Jallo有一连串的问题,从“你能全部切除肿瘤吗?”到“哪里可能会出现问题?”

  她说,Jallo希望他能完全切除肿瘤,避免在接下来的手术中使用化疗或放疗,且任何的脑神经缺陷将是暂时的。她更有信心了,但是仍然担心。Denise Simmons说:“我希望Dillon完全康复,而不只是身体的康复。

  神经外科医生

  Jallo在弗吉尼亚大学医学院学习,大三时他转到神经外科专业学习,他走进了手术室。然后,由于神经外科医生福瑞德·爱泼斯坦的帮助和他自身的天资,他发现一个特定的大脑区域——脑干和一个特定的患者群体——儿童激起了他的兴趣。

  “那时,很多神经外科医生觉得脑干肿瘤存在非常高的风险,且手术对人大脑会产生影响,但是我的导师做得非常好。”Jallo说。“我想继续他的工作,改善手术方法并使手术更安全。”

  “每年,我们会接触到很多被其他医生认为扩散的案例,我们说,‘不,这些肿瘤没有转移,可以做手术,’”Jallo说道,“并且我们的努力有了成效。人们开始意识到脑干肿瘤分为多种类型,可以用不同的方法进行治疗。”

  Jallo坦言,毋庸置疑脑干手术会有一定的误差。在Dillon的手术中,他从头后部靠近脑干,轻轻的提起小脑,第四脑室的顶部那个填满眼睛和面部运动、听觉和吞咽脑神经的钻石样腔。接着,通过使用术中神经电生理监测这些神经中枢和运动传导路径核磁共振图,他像扫雷器一样寻找通向脑干肿瘤的安全通道。

  “影像并不能告诉我们脑神经和运动传导通路在哪里,所以我们可以依靠术中映像和刺激脑干,确保我们远离脑神经,”Jallo说,“它就像是金属检测仪,如果离神经太近,它就发出信号。如果行进中没有声音,那么你就知道可以安全到达肿瘤处。”

  Jallo现在开始创新性手术治疗,从内向外切除肿瘤,以免进入肿瘤边缘处(恶性细胞在这里渗入健康组织)太深而破坏脑干。

  “在肿瘤内进行切除可以避开肿瘤和出现异常的脑干之间的区域,这样就可以安全地去除大部分的肿瘤,”Jallo说,“如果监控显示触碰到任何神经,就需要更加谨慎地实施切除手术。这是个缓慢而枯燥的过程。”

  Jallo说,在实施这类手术的时候,他试着做到像一个经验丰富的技师——在努力切除尽量多的肿瘤的同时而不造成神经缺陷,他不由自主地想:“他如果是我的孩子,我会怎么办? ”

  在Dillon的案例中,Jallo去除了65%的肿瘤。下一步是儿童重症监护单元的术后护理、物理康复和切除的肿瘤的病理报告。病理报告将决定Dillon是否需要后续的化疗和/或放疗。

  放射肿瘤专家

  好消息是神经学家告诉Denise Simmons他们为Jallo给Dillon所做的肿瘤切除术感到震惊,这类似于把果冻从花生酱里分离出来。不太好的消息是病理报告比原来假设的恶性程度更高。建议用口服化疗和放疗治疗残余的肿瘤。这时就需要放射学家Stephanie Terezakis的帮助。

  治疗一般会持续6周,而每次治疗只需要几分钟。副作用可能包括虚弱、头疼、恶心和盗汗,而Terezakis注意到儿童对放疗的忍受能力超过成年人。“一旦我们给患者介绍这个过程并打破一些神话,”她说到,“我们会更有安全感。”

  了解IMRT后患者更加放松。IMRT是强调放射疗法,可以三维立体的靶向肿瘤,减少对附近健康组织的辐射。“在成像向导的帮助下,我们每天都进行低剂量的扫描,确保靶向的误差在3毫米内,这样就可以减小治疗的区域,” Terezakis说。

  Terezakis建议像Dillon那样住在马里兰州中部以外的患者在家附近的儿童医院做IMRT,确保儿科放射肿瘤医生将负责孩子的治疗。Terezakis曾经在著名的斯隆凯特琳纪念医院接受培训,该院有美国为数不多的儿童放射肿瘤学培训项目。

  为什么她想在约翰霍普金斯儿童中心专攻儿童脑肿瘤?“我曾经去过其他的地方,但是在这里同事间的友情具有强大的力量。” Terezakis说。她意识到了为脑干肿瘤患者策划多学科护理中无缝合作具有核心作用。

  实际上,Terezakis希望之前的手术能缩小肿瘤并降低放射量以及减小副作用。同时,她还尽量不使用放疗,这样患者就能生长发育。对于较为恶性的肿瘤,团队会从一开始就采用化疗加放疗的方法:“对于高度恶化的肿瘤,我们知道时间十分紧迫。 ”

  放疗治疗脑干肿瘤患者的效果怎么样呢?不管是单独使用放疗,还是和手术以及化疗联合使用,都不能完全清除肿瘤,但是可以延长存活时间。实际上,和DIPG不同,脑干肿瘤儿童患者的长期存活率范围是从65%到90%。

  了解到这些,她和她的同事和患者家属一起合作,“我们最终会和患者家属站在同一战线,都努力治愈孩子,这让其他的事情看起来那么不重要,” Terezakis说,“这是你能做的最棒的事情,去帮助那些孩子,如果没有我们的帮助,他们将不会有其他好的选择。这是我们工作的职责。”

  神经肿瘤学家

  在周二举行的脑肿瘤会议的另外一场分会上,Ken Cohen谈到他的领域,他是一位神经肿瘤学管理者,领导着靶向脑干肿瘤的多学科专家。在他看来,他和他的同事也是为了服务下一代患者。

  因为不能真正治愈这些肿瘤,也就是没有办法清除它们,他认为这种状况是一种慢性病,需要长期监控、药物治疗和临床干预。Cohen说,治愈将来自实验室,实验室中的研究人员专门研究这些肿瘤的分子行为。Cohen解释说,这项工作会带来比现有疗法更有效的新型联合疗法。

  新发现考虑了每个患者肿瘤的具体情况,给研究人员提供了更加精准的靶向疗法,再也不用因为不能获得肿瘤组织而随便给患者提供一个疗法。他补充到,虽然这个研究还处在早期阶段,但是它会爆发,具有远大的前景。

  “我们第一代疗法已经通过,”Cohen说到,“当分子技术较快较好的发展,我们可以对这些肿瘤做更多相关的评估,这可能会启发我们制定更易成功的策略。

  但是研究成功的关键是研究脑干肿瘤组织,研究人员用脑干肿瘤组织来测试新疗法。而在多数案例中,没有足够的组织支持大量的活检,尤其是DIPG肿瘤患者。因此,Cohen、Jallo和小儿神经肿瘤医生Eric Raabe正在研发一种新的活检方法,创建他们自己的脑干肿瘤细胞系,参加脑干肿瘤联盟接触更多的肿瘤组织进行研究。

  “大量的分子科学开始发挥作用,这是我们以前不具备的,还有以指数方式增长的有关遗传途径的资料,遗传途径似乎存在于这些肿瘤中, ”Cohen解释说。“我们真正的挑战是怎样把这些知识用于临床。”

  研究人员也在其他领域开展了研究工作,Cohen说到。Terezakis和她的同事们正带领一个团队研究在美国和世界上把IMRT用于脑干肿瘤患者。他还说,Jallo还在探索和使用术中神经生理监控和用MRT绘制脑干运动传导路径。当然,研究人员正在开展一个小组练习,在治疗脑干肿瘤时汇聚众人的意见。

  Cohen总结说“每个案例都需要我们的集体智慧。 ”

  治疗效果

  Dillon接受了6周的口服化疗和放疗后,MRI显示他的大脑有一个很细的肿瘤残余碎片。儿童神经外科医生George Jallo立刻安排Dillon在2013年2月再次手术去除残余肿瘤,却发现这个碎片是放疗延迟的增强效应。从那时起,Dillon就开始在家做举重训练,在家附近的山上跑步,希望重新锻炼打曲棍球的耐力。

  “在我看来,他太棒了,简直就是奇迹,” Denise Simmons说道,“不管他被打败多少次,他都会站起来。”

  赴美就医 中国患者如何去约翰霍普金斯医院看病?

  国内唯一获得美国官方认证的出国看病咨询与服务机构——北京盛诺一家医院管理有限公司与约翰霍普金斯医院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出国看病的患者可通过盛诺一家的帮助,顺利转诊到约翰霍普金斯医院接受进一步的诊治。盛诺一家的首席医务官连博士介绍说,《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USNews&WorldReport)》公布的2013-2014美国最佳神经科医院排行榜中,在美国大约5000家的评比中,神经外科的诞生地——约翰霍普金斯医院取得了第一名的成绩,约翰霍普金斯医院也是去年该项评比中的第一名。同时该院还是泌尿外科、内分泌科和儿科等专业的诞生地。

赴美就医 约翰霍普金斯医院专家团队成功治疗儿童脑瘤(转载)

  出国看病扫描二维码

  了解更多出国看病资讯

霍普金斯约翰脑瘤就医团队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10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