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风正文

同桌的你们——纪念我前半段明净的青春生涯[原创]

wangchaowh 古风 2021-06-11 05:15:04 13 0

大学即将毕业,我将一一记录十四年来所有的同桌,将我的记忆整理整理,给我自己留点东西。

    

    

     好久没有静静坐下来写点东西了,即将踏入社会,似乎已经感觉到某种浑浊的空气淡淡袭来,或许提示着我青春的前半段明净的时光即将结束。该来的不必去挡,我该从今天开始成熟。写写我十四年来的同桌吧,能记多少就记多少了,很多都已经失去联系,或许你正在看这篇文章,或许你已经忘记我,但我们曾经都划过三八线~`呵呵。

    

    我的学生生涯开始在1989年,我没有读过学前班,5岁零九个月入小学一年级。因为个子比较高,年纪虽然最小,但是还是坐在最后一排,我印象中生平第一个同桌叫刘宇,大一暑假似乎见过,但是不大认得出来了,似乎变了很多,印象中的刘宇白白胖胖的,很是调皮,那时老师每天让我们对着“田”字本写字,他总是老师表扬的对象,而我从来都没有排除在被批评的对象中。。。不过记忆犹新的是,他数学作业里,写应用题的时候,句号划得跟鸭蛋似的,老师总是说不知道他那是零还是句号。对他的印象不是很深,能记起来的事情也很模糊。说说第二个同桌吧。

    

    第二个同桌叫张哲,是我们班的班长,算来我们大概有十二年没见过了,不知道他脸上是否还有当年开朗的笑容。他长相我已经不太记得了,只记得他的眼睛笑起来弯弯的,在小学二年级那一年里,他在数学考试时给予我的帮助是我不能忘记的,呵呵,他总是以豹的速度算好所有的题目再给我报数字,呵呵是不是很不乖?小学二年级就会作弊?!``只是那时候不懂作弊的概念。记得那时候我们都喜欢拿生日蛋糕外面那粉色的塑料盒子剪成小飞机小船,然后涂点风油精在小飞机小船的屁股上,放到雨后累积在操场的积水坑里的脏水里(那时候有片脏水玩就很满足了哦~`),看它们游走,在它们划过的地方,会留下一道彩色的印子,90年的我们就是这样过来的,张哲的小船总是我们班特大号的,每次我们玩这个的时候,他的小船一放过来就会占据我们大半的“领海”,然后就会有比较厉害点的女生把他的小船给扔了,他就会拽着我到另一片水坑玩。

    

    三年级的时候,我转到了另一个班,张哲也转到长沙读书,从此再未见面。

    

    转班后的第一同桌,叫涛

    涛在我所有的同桌当中,给我的印象是最深的。

    在我和涛同桌的第一天,他就狠狠的鄙视了我一番。我以前所在的班只要求写铅笔,这个班要求写钢笔,他看着我手中的铅笔,鄙视的看着我:“都三年级了还写铅笔!”我看了看他用钢笔写的作业本和他满手的墨水,很呆的说:“我没有钢笔。”他很好心的借给我一支同样漏墨水的钢笔,从那天起到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的右手部分手指都是蓝色。他还跟我说:“我们用的墨水是203的,浅蓝,很好看,就算弄到手上也好看。”呵呵。后来班上流行写带香味的圆珠笔了,他总是在写完作业以后很陶醉的闻一闻本子,再把作业本凑到我鼻子前:“闻闻,我是用橘子香味的圆珠笔写的,香吧?”我很宝气的闻了闻,再说:“香!”然后很崇拜的看着他,他并没有告诉我是圆心自带的香,买来就有的。我以为是他灌了他妈妈的香水在里面,于是回家后我浪费了我大半瓶子花露水,当然灌进去的很少了,不过还是有点香味的。隔天下午写作业的时候,他凑过来问我:“你在哪里买的?好闻!”我很了不起的白了他一眼:“不告诉你!”之后他便想出一系列办法来整我,可怜的我……

    那时候我们学校有一个非常大的法国梧桐,涛总是在那颗数上捉了一种叫“铁牛”的虫子来吓我,作为女生的我自然是害怕的了,但又没办法阻止他玩铁牛,在之后我忍不住的一天,我要求他不要再玩这种恶心的东西了,他就说“打个赌,你赢了我就不玩了”我自然说好。他问我“铁牛吃树皮吗?”我说吃。他用一种必胜的歪笑回答我:“猪!”接着我们来到那棵法国梧桐下面,他把那该死的虫子放上去,哈哈,铁牛竟然在啃树皮,我开心的又蹦又叫,涛便沮丧得让我开心死。

    后来涛不知道在哪学了个毛病,就是隔几分钟张大嘴巴扯几下面部肌肉,我总以为他有话要对我说,又只见他张嘴不说话,于是我问他:“你到底想说什么啊?”他继续张嘴巴不理我,我说“你是不是抽筋”他白了我一眼“关你屁事哦”。气死我了,于是也懒得问他,反正他在抽风。

    之后还有个事情让我直到现在还恶心的。那时候我们老师规定我们要带两个杯子,一个喝水用,一个美术课调颜料用。他自始自终都只有一个杯子,调颜料喝水都那一个,他还刹有其事的跟我说“我两个杯子都是一样的!”我也没说话,反正是你喝,喝死了不关我的事。这个姑且不说,还有更恶心的,他总是在课间在杯子里接半杯开水,然后上课的时候往杯子里一口一口吐口水,吐得满杯子都是白色口水泡泡了他就爽了,然后还要我闻,我都要呕了,他还很滋润的说:“啤酒!”然后一口一口的喝掉……汗。。。不知道他是否还记得哦…

    那时候老师特别爱留校,有次我们俩上课讲小话,下午放学时老师就把我们俩留在班上不准走,刚开始他还对我笑,后来天色慢慢黑了,我站在教室里都快睡着了,突然被一声洪亮的哭声吓得魂飞魄散,我一看,原来是涛在号啕大哭,那样子很是伤心,这时老师急速跑到教室来,我看到老师来了,马上跟着哭,简直就是高音二重唱啊,于是老师就放我们俩走了。

    之后的同桌谢栋是我们班的白马王子,那时候在班上好多女生都爱和我玩哦,估计就是因为我的同桌是个

    

    小帅哥吧?其实和谢栋同桌并不是那么好受,我怀疑他有多动症,没有一刻安宁,而且在班上是个小霸王

    

    ,我们俩几乎是同开始同桌打到同桌结束。那时他住在我们老师的楼上,我们老师经常问:“谢栋你昨天

    

    晚上在家干嘛呀?深更半夜还蹦蹦蹦的,今天上课不准打瞌睡!”不过他在我印象中是个非常孝顺父母的

    

    孩子,我们老师总是告诉我们:“你们要向谢栋学习啊,他可孝顺他妈妈了,这么小就知道帮妈妈熬中药

    

    。。”

    扯远了。。。刚和谢栋同桌时,就有以前和他同桌过的女生告诉我:“你可要小心啊,他打人的,我手都

    

    被他打青了!”于是一开始我就有些怕这个“魔头”。。

    第一次被他打是因为他音乐课没带书,要和我共书我不肯,他就狠狠的往我手臂上捶了一下,那时候我挺

    

    老实的,瞪了他一眼就委屈的趴在桌子上哭了,他便着急的拉我的衣袖:“别哭了,老师要看到了,求求

    

    你了!……”我说:“那你让我打你一下我就不哭了!”他极不情愿的伸出左手来,我捏着他手臂上的肉

    

    ,狠狠的转了个圈,他疼得面部都扭曲了,然后他说:“我没打你这么重吧?你要掐死我啊?”说着他便

    

    又打我一下,于是我也还他一下,就这样打来打去,后果可想而知了,我俩又被老师给训了,而且我们小

    

    学班主任专门拧我们耳朵,所以我们经常一个个挂着通红的猪耳朵出她办公室,这次自然也不例外。。。

    

    。(其实我们老师除开老拧我们耳朵,对我们还是挺好的………回到正题!)

    从此以后,我知道眼泪还是有点用的,嘿嘿。

    那时候上课前老师规定我们趴在桌子上,脸朝左边。谢栋总是在这个时候扯我的头发,或者用文具盒夹我

    

    的头发,等上课了起立的时候,我的马尾上就夹着一个该死的文具盒,这时就会引来阵阵哄笑,通常这种

    

    事情是让我哭不出来的,所以我最痛苦的就是每次课前,谢栋总会找来各种各样的花样来玩我的头发,真

    

    是百般无奈和气愤啊。。所以在那一年,我留了生平第一次的短发。

    有段时间特别好吃,每次一下课就跑到小卖部去买一毛钱两毛钱的零食,我记得那时候有种东西叫酸梅粉

    

    ,五分钱一包,里面的小勺子上有各种各样的图案,我和谢栋每次买了酸梅粉都会把酸梅粉一口给吞掉,

    

    然后把勺子舔干净来比谁的图案拽。可能就是这样练就下来的吃零食的功夫,导致上课嘴巴都忍不住想吃

    

    东西,于是各种话梅、红姜、酱芒果每天充实着我们的抽屉。有一次我们上课时偷吃话梅,(现在想起来

    

    模样很是滑稽,趁老师转身写黑板的时候,我们把事先抓在手里已经汗渍渍的话梅以最快的速度丢到嘴巴

    

    里含着,等老师再转过身的时候用力吸几下梅汁或者嚼几下……好了就不描写这个细节了)然后老师突然

    

    不讲课了,盯着我俩看,我们俩个吓得大气都不敢出,老师严厉的说:“你们俩在干嘛?”我们俩口里含

    

    着话梅都不敢说话,一个劲的摇头,接着发现老师的目光向我左边的班长游过去,我们往左边一看,我们

    

    班长正盯着谢栋的右边发呆(谢栋右边坐着的那个男生在我们班号称骏马王子,当时在班上甚传班长喜欢

    

    他),于是我们俩左看看右看看,又看看老师,齐声发出一阵爆笑,接着下课又被老师拎到办公室去了…

    记得那时候老师要求我们每天背一篇文章,这在我们当时来说,是件非常痛苦的事情,不过幸好是同桌互

    

    相背,于是我和谢栋每天就当着同学的面乱哼哼几句,然后老师问下来就都说背完了。除开这时候我们挺

    

    默契,再就是考试的时候了,通常都是他写第一版我写第二版,然后换过来抄,可能老师觉得我们俩比较

    

    乖吧,每次监考都没注意我俩的小动作,致使我们合作得非常之愉快。

    还有个印象比较深的事情就是,那时候我们都喜欢把硬币放到桌子上弹着玩,谁把谁弹出桌子了,就赢了

    

    ,就是这样弱智的游戏在当时我们也是玩得不亦乐乎。谢栋所用的道具是电游厅的游戏币。比我们的都要

    

    好弹一些,所以他每次都赢,这让我很不服气,后来我因为总输给他又哭了几次,他于是就和我说:“下

    

    次我们和人家玩,我们俩一边,打别人,好不好?”这个提议得到了我的认可,后来我们俩一切虐别人,

    

    哈哈,虐人家的感觉真不是一般爽啊。

    和他同桌最头疼的就是他爱打人了,我的右手经常性的青一块紫一块,于是回家我就告诉妈妈,妈妈找了

    

    老师。在老师找他“问话”的那天,他把左手衣袖一撩起来,指着我说:“她也打了我,只是我打她都打

    

    在手背上,好容易看出来的,她掐我都掐我手臂,你们当然看不出来,她动不动就哭,你们都只怪我打她

    

    !”其实我当时也没想到我下手也那么重的,只是觉得他的肉肉软软的,掐着很舒服罢了。。。吼吼!

    

    要写的这个同桌叫张振华,是我所有同桌当中最……最什么呢?哈哈,他家离我家最近的一个。刚和他同桌就发现了,他的手指很修长,没错,他是练钢琴的,钢琴九级,毛笔字写得也很漂亮,只是他本人并不是个特别有艺术修养的人罢了。

    我小学和他同桌的时间最久了,按理说应该有很多好玩的事情发生,但我印象中却没多少,他动不动就是去这里弹琴了去那里考级了,我的同桌经常是空位子。

    跟他闹过最最不愉快的事情就是那次耳光事件了,后来大学以后我问他,他都不记得了,看来还是我比较计仇~`呵呵。那天中午太阳很好,我们俩坐在窗台上玩“你拍一我拍一”的弱智游戏…他赢了,就打我,在我脸上重重的打了一下,气得我要命,我反手还了他一巴掌,他捂着脸瞪着我,也还了我一巴掌,我正要打他的时候,老师进来了,我没打成,气得我趴在桌子上拼命哭,他一个劲儿的求我:“我的姑奶奶,求求你别哭了,我再也不敢了!”我依然哭得眼睛鼻子肿得包子似的,当时老师看了看我没说话,下午自习课写作业时,老师把我叫上去,问我:“今天怎么了?哭什么?”我看了看张振华,他正甭直了身子睁大眼睛看着我,好象在叫我不要说,我想起来就气,于是哭着跟老师说:“张振华打了我一巴掌。”之后他的申辩当然是不奏效的啦,老师把他耳朵拧得可以去演“春光灿烂猪八戒”了。之后好几天他都不理我,我们两个家离得不远,平时他上课都会来叫我,那几天他都没有去叫我。他没和我说话时我也不理他,直到有一天,他看见我的毛笔字贴很好写,于是他想跟我买本一样的,他先和我说了话,问我在哪买的,我告诉了他,从那以后我们又开始说话了。

    放学后我们老师是不准我们在路上买零食吃的,由于我们家和老师家住的是相反的方向,所以我们经常窝在一起买了零食吃,都相互保密,不跟老师打小报告,但我们都很BT的,我们会偷偷跟踪别的同学,然后那个同学一买了零食我们马上跳出来大叫:“你买零食吃,我们告诉易老师去!”然后第二天就跟老师打小报告,再向被老师责罚过的同学行注目礼。。。很坏哦!

    

    

    

    

    

    

    《今天太累了,写到这里,未完待续》

半段明净同桌生涯你们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13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